移动版

金莱特抢下黄光裕复出第一单 潮汕帮最年轻富豪的资本局

发布时间:2020-07-02 07:49    来源媒体:金融界

2008年11月27日,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而接受调查,当时的北京正在下雨;2020年6月24日,黄光裕出狱,巧合的是入夏的北京,雨水皆伴随雷电而至。

如今的黄光裕尚有几分当年的雄心不得而知,但资本市场显然是极为看好这位曾经“潮汕帮”话事人的复出,“国美系”上市公司的股价在黄光裕出狱前夕连续暴涨。

坊间传闻,为了迎接曾经老大哥的归来,“潮汕帮”的成员纷纷出手。这则传闻真实性有待验证,但出狱后的黄光裕真的很快就有了动作。

7月1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金莱特(002723.SZ)发布公告,与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国美将采购及销售能杀灭新冠病毒的金莱特空气净化设备。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黄光裕出狱后的第一个动作,此时距离黄光裕出狱仅过了一周。

国美电器自不必多提,金莱特同样来头不小,实控人是蔡小如,号称“潮汕帮”新贵,不仅在中山市内,甚至在大湾区,广东省都有很强的人脉,也有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

金莱特此番拿下黄光裕复出后的国美第一单,意义特殊。

01 踩中风口

就在几天之前的6月3日,金莱特曾发布公告,将与艾易西(中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合资公司,金莱特占股比例51%,负责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艾易西负责产品的研发,这意味着合资公司的业绩将整合到金莱特的报表中。

这一看似并不起眼的合作,意味着金莱特进入新冠防治的领域。

根据6月9日中科院发布的快报,由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和艾易西(中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徐州中科艾易西环保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型净化过滤材料已获成功。经第三方CMA认证机构测试证明,装载AS-Sorb杀材料过滤模块的空气净化器可以杀灭99.95%的病毒,其中就包括新冠病毒。

从未来的前景来看,金莱特相关的空气净化设备可以应用在很多地方,如公共楼宇的中央空调系统,私人的居家空调,甚至车载空调等等。资料显示,AS-Sorb材料是基础耗材,基本上更换频率在6-12个月,如果疫情长期化,那么AS-Sorb材料可能被广泛推广,甚至成为主流空气净化设备的标配。

这简直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根据中国统计局2019发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底全国居民空调保有量达到109.3台/百户,相当于人均一台空调,技术AS-Sorb材料达到1%的行业渗透率,那么也相当于在全国就拥有1500万的用户。按每年更换的上限计算,那么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同时AS-Sorb材料的渗透率必定会持续提升。

金莱特成功与艾易西深度绑定,极有可能成为疫情下最大的受益者,尤其在与国美签约后,市场更是提升了对金莱特的预期。

02 蓄谋已久的定增

金莱特踩中新冠疫情的风口,似乎对此前三个月股价的暴涨给出了完美的解释。

但复盘之后可以发现,金莱特股价并非只是事件驱动,只不过当时的金莱特关注者寥寥无几,被大众所忽略。

今年3月6日,金莱特悄然推出一份定增预案,计划以7.03元/股的价格,向“新如升科技”和“志劲科技”两家机构分别定增2870万股,合计募集资金约4.04亿元。

这份定增方案极为大胆,不仅使用了融资新规的“八折锁价+18个月锁定期”的优惠方案,而且将增发股份的额度甚至达到30%的增发上限。

参与定增的两家机构“新如升科技”和“志劲科技”,似乎与金莱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如升科技”的实控人姜旭为此前金莱特交易对手之控制人:2019年底,金莱特以1.5亿元的价格收购“国海建设”,将业务拓展至建筑施工领域。

也就是说,姜旭相当于用“国海建设”100%的股权以及5000万资金,换取了金莱特增发前15%的股份。

另一定增对象“志劲科技”则是由卢保山完全控股,而卢保山实为金莱特的员工,甚至在最新的管理人员换届中,卢保山成功被聘为公司总经理兼非独立董事。

两大定增机构,一个是交易对手,另一个是重要的管理层,显然这份定增计划并不简单。

金莱特的股价上涨也就此展开。

03 一个曾经悲伤的故事

金莱特现在的实控人是蔡小如,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大玩家”。他原本是另一家A股公司达华智能(002512.SZ)的控制人。

从2013年开始,达华智能通过定增+现金的方式,收购好友陈融圣创立的新东网,由此踏上“资本魔术”之路。尤其是在2015年,达华智能更是一口气将卡友支付30%股权、金锐显100%股权、南方新媒体7.5%股权等众多资产装入上市公司。

连续并购操作让达华智能业绩迅速增长,在2015年度,达华智能的营收首次突破10亿元,同比增长76.72%达13.44亿元。在2015年的大牛市中,像并购这样的概念是最受追捧的,这让达华智能股价大涨,市值一度突破250亿元。

而就在那场波澜壮阔的大牛市之后,蔡小如悄然筹划变现离场。2016年9月和2017年1月,蔡小如分两次与“中植系”——珠海植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合计转让约1.95亿股,约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18.56%,合计套现36.33亿元。

2018年蔡小如更是计划将剩余的23.51%的股份以22.4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福州金控。

成功从达华智能套现之后,造就了蔡小如最年轻“中山亿万富翁”的标签。

蔡小如是如何成为金莱特的实控人的?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金莱特原本的控制人叫田畴,他在2000年创立金莱特,从一家小小的灯饰厂做起,一步步辛勤耕耘,终于在2014年成功让金莱特登陆资本市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仅仅一年之后,田畴就突然病逝,年仅43岁。

此后,上市公司经营的重担就完全落到了其妻蒋小荣的身上,同时她还有3个未成年的孩子需要照顾,这样的压力可想而知。失去主心骨的金莱特,业绩出现显著下滑,股价也逐渐走低。

面对经营逐年下滑,蒋小荣专程赴中山市向田畴好友蔡小如请教管理经验和经营之道。他们沟通的细节无从而知,但很快蒋小荣就将近半数自己及关联方所持的股份转让给蔡小如,并承诺放弃未来对金莱特的控制权。

由此蔡小如成为金莱特新的控制人,蒋小荣及其关联方则退出公司的管理。

蔡小如以11亿元的价格入股金莱特,单价折合20元/股。这个价格不算便宜,要知道如今金莱特股价完成翻倍,而且最新的价格也不过18.80元/股,蔡小如在金莱特上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在对待老友田畴妻儿这件事上,蔡小如做的还算仁义,用11亿元的价格解决对方的后顾之忧,并没有刻意压价,从这也看出了蔡小如对待朋友坦荡的态度。

04 蔡小如的新老朋友圈

像蔡小如这样的人,是不缺朋友的。

2010年达华智能上市的时候,年仅31岁的蔡小如就凭借26亿元的身价,成为中山市历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实际上,蔡小如在广东的商界人脉颇丰。除前文提到的田畴外,A股上市公司溢多利的董事长陈少美、后期接盘达华智能的陈融圣等人都是蔡小如的朋友。

在2014年金莱特刚刚上市的时候,蔡小如、陈少美、田畴、刘健等人曾合伙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但由于不久后田畴的离世,这家投资公司并没有开展经营就被注销了。

在这家合资公司中,刘健是很关键的人物,虽然他没有控制任何一家上市公司,但却多次参与到蔡小如的投资中。

刘健不仅在上市前就对达华智能和金莱特进行投资,而且当时蒋小荣会面蔡小如时,刘健也在其中。此外,刘健还曾在上市前投资了多家上市公司,参与了很多公司的增发,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家。

除刘建外,蔡小如是中山富豪、陈少美是珠海富豪、田畴是江门富豪,都是广东大湾区响当当的人物。

2015年蔡小如曾牵头成立了一家名叫“微远创新”的投资公司,这其中除了刘健外,我们还发现了参与定增的卢保山。

刘健是通过“中山泓华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参与投资的,而卢保山是通过“中山泓达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两者之间极为相似,从刘健与蔡小如的关系看,卢保山与蔡小如的关系似乎也并不简单。

之所以市场在金莱特完成定增后股价大涨,其核心原因还是看好蔡小如后续的资本动作。尤其是金莱特在引入新朋友姜旭后,其利益已经与蔡小如和金莱特高度一致,不排除后续继续向上市公司置入资产。

数据显示,姜旭旗下除了置入金莱特的过海建设外,还拥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国海置业”、智慧城市业务开发公司“国海智慧城市开发集团”。

未来,金莱特身上依然存在无限可能。一方面可以继续开拓传统业务,尤其在进军杀死新冠病毒的空气净化机领域后,给公司的主业增添了很多想象空间。

同时,也不排除金莱特的管理层继续将姜旭旗下的其他两大业务也置入上市公司,从而完成估值的推升。结合本次定增18个月的限售期,留给金莱特管理层的时间仍很多。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